| 加入桌面 | 手机版 | 无图版
高级搜索 标王直达
排名推广
排名推广
发布信息
发布信息
会员中心
会员中心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国内新闻 » 正文

城市多为单水源供水 污染高发频现危机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2-05-17  来源:中国水网  浏览次数:3753
核心提示:话说镇江,无人不晓白娘子水漫金山;提及河池,仅听名字便知这里碧水妖娆。然而,这两座因水得名的城市,最近又饱受水的困扰,污

话说镇江,无人不晓“白娘子水漫金山”;提及河池,仅听名字便知这里碧水妖娆。然而,这两座因水得名的城市,最近又饱受水的困扰,“污染”“抢购”成为当之不让的关键词。回望近几年的百吨苯泄漏进松花江、太湖蓝藻大规模爆发等一起起水危机发生之后的场景,无外乎当地及下游沿岸地区饮水安全遭受严重威胁。

  俗话说 ,“ 家中有粮心中不慌”。近日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在多地采访时发现,当前我国绝大多数城市都是单一水源的供给形式,特别是以地表水源为主的南方地区,一旦发生水污染事件,当地尽管都会启动突发事件应急预案,但却普遍缺少规避风险的有效举措及应对社会恐慌的有效解决办法。

  污染事件高发,河道和水库供给频现危机

  据了解,城市的自来水取水基本为两种途径:一是从大江大河直接调水,二是依靠大型水库进行供给。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提供的数据显示,全国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为4555个,其中,河道型水源地供水量占近50%,水库型水源、地下水水源的生活供水量各占24%。

  而从近年发生的水危机事件来看,江河湖渠的水源因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,遭受不同程度污染的可能性越来越大。仅在2011年,便有多起事件见诸媒体:6月,杭新景高速公路上的两辆货车追尾,致使约20吨苯酚泄漏并随雨水流入新安江,造成杭州等城市居民疯狂抢水;同年7月底的山洪暴发,致使岷江沿岸一座尾矿库的电解锰矿渣进入涪江,约50万居民饮用水受到影响;之后的8月5日,一艘运送石油的船只,在益阳市资江河道上发生泄漏……据悉,这些事件正是近10年来我国水污染事件高发的延续。监察部的统计显示,我国水污染事故近几年每年都在1700起以上。

  在主要以长江水作为生命之源的江苏省,多位业内人士都坦陈,目前饮用水整体质量改观不少,由于营养富华、过度污染等原因,前景并不容乐观。江苏省环境保护厅信息中心主任何春银说,不管是长江还是淮河,进入江苏都是尾水,随着东部产业转移,上游沿岸新建化工园区,黄金水道危险品运输量加大,污水必然下排,给饮用水源带来极大威胁。

  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表示,当前我国的水源地污染问题突出,水质安全状况令人担忧。他说,在全国城镇中,饮用水源地水质不安全涉及的人口1 .4亿人。水质不合格水源地的类型主要集中在河道型和地下水水源地,其涉及人口近80%。不合格的地下水水源地主要集中在长江以北地区,不合格的河道型水源地主要集中在南方地区。

  王浩说,除常规污染项目外,有毒有机物污染已在相当部分饮用水水源地中检出,我国南方重点饮用水水源地有毒有机化合物污染重于北方。全国60%左右的平原区地下水水质劣于Ⅲ类,118个大中城市地下水已普遍受到污染,尤其是北方城市污染更加严重,仅海河流域水质劣于国家地下水质量Ⅲ类标准的面积就多达7万平方公里左右,污染物质多且超标率高。

  经济发展冲动,水污染事故隐患难以根除

  江苏省环保厅流域处处长陈志鹏分析认为,就江苏而言,当前影响饮用水安全的因素不外乎工业、农业和生活污水,尤其以工业污水最为突出。由于江苏的工业化进程快,全省总体水质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逐年变差。到“十五”末,达到三类河水的河流不到20%。

  2007年无锡太湖水危机爆发后,江苏加强了供水安全保障、水环境的改善和水生态的恢复工作。“但仍有个别工业企业由于操作不当、管理不善,突发性的事件对水源依然造成影响。”陈志鹏认为,太湖水危机是城市化、工业化常年累积导致生态系统发生变化。“是人类活动造成的生态压力,造成了一个具体影响。”陈志鹏认为,江苏在城市化、工业化过程中遇到的水的问题,全国许多省份可能在5年、10年后就会遇到。

  何春银表示,目前安徽正在布局的皖江经济带,就是要充分利用长江岸线资源,主要承接长三角的产业转移,大力发展各类工业项目,对下游尤其是江苏造成很大的潜在威胁。“他们不可避免地走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,而长江几乎是江苏沿江各城市目前唯一的饮用水源地。”

  王浩表示,饮用水源地分布特点与工业布局不合理,使突发性水污染事件引发的饮用水安全问题频率呈逐年上升之势。全国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为4555个,综合生活总供水量276亿立方米,其中河道型水源地供水量占近50%。由于我国长期以来工业布局,特别是化工石化企业布局不合理,众多工业企业分布在江河湖库附近,造成水源水污染事故隐患难以根除。

  正是基于如此现状,2011年,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,“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”。但相关专家表示,长期以来各地饮用水源地频频让位于经济发展、水源地被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撵得到处跑的现象,很难在短期内发生改观。地方政府很少在上项目时会考虑到保护水源地,大多都会等到水源地无法取水时,才会考虑寻求新的水源地。“等到无水可用无水可喝时再去重视,付出的代价将更巨大。”王浩说。

  多种水源调度,可以提高饮用水安全系数

  目前,一些有过深刻事故教训的地方都意识到了,应急预案既要富有战术性,更要体现战略性。2008年12月底,长江引水工程的竣工通水,标志着无锡结束了太湖水作为单一水源的历史。绵阳水务集团执行董事总经理叶建宏也表示,污染事件加快了绵阳建设第二水源的步伐,目前选址已经初步确定,正在进行论证和可行性分析。

  北京市水务局供水管理处处长胡波表示,“北京的做法属于迫不得已,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可以提高城市供水安全保障程度。”据了解,为了缓解紧张的水资源形势,北京近年来不断扩大找水的视野,目前城市供水形成了多元化的水源格局,进入市政管网的水包括以密云水库为主的本地地表水,张坊应急水源地为主的本地地下水,河北等地调入的地表水共9种水源。

  早在2008年奥运会结束之后,北京市的备用水源曾经发挥过重要的作用。当时实施了外流域调水工程,河北水到京一周后,由于水中化学成分的改变,打破了供水管网中管垢的原有平衡,造成管垢的钝化层被破坏,致使铁释放造成城区北部等居民小区出现自来水发浑、发黄、有异味等情况,一时间传言不断。

  北京市水务局承认,他们未能提前研究准备相应对策,但是也并非采取常见的降压供水或临时停水的做法,而是在极短时间内,大幅减少外调水量、增加其它水源地水量,直至河北的水源被最终切换,确保了北京城任何一个家庭的安全用水。

  这次教训之后,无论是目前的供水形式,还是将来的南水北调,北京市不仅在源头设置了中试基地、中途加强了管理和监测防患未然,但是依然不敢绝对保证人为原因或意外因素造成的渠道污染。为此饮用水的预案不断朝着切实可行的方向发展,据悉应急处理以“互联互通,互为备用”为原则,比如遇到突发事件分别向北拒马河、永定河或城市河湖退水,确保污染水体绝不进入自来水厂,保证北京供水水质安全。

  多重障碍阻挡,缺乏战略眼光落实难度大

  专家认为,没有好的生态基础,经济增长持续不了,总是把矛盾后移,旧账未还、新账又出,到时候再想弥补难度就大了。我国水源地存在的现实问题,正在严重考验政府的决策能力,当下继续要做的,是以战略眼光做出准确判断,全面提高相应的思想意识,以保障城市饮用水的绝对安全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尽管有的城市已在亡羊补牢,但是绝大部分城市水源储备和应急供水设备储备不足,管理及工程技术措施不落实,缺乏对突发性水污染事故做出及时反应的监测系统,在突发性污染、输水设施故障、特殊干旱年份等紧急情况下极为被动。

  “备用水源发挥过重要的作用,让北京市受益良多。”据多位业内人士介绍,华北地区多半是以地下水作为主要水源,因此特别羡慕南方城市丰富的水资源,但是后者并没有意识到,既有地表水源、又有地下水源,可以大大提高一座城市供水的安全系数。在一些基层政府看来,花大笔钱建设城市备用水源地不值得,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,才能看到收益和回报。

  据了解,目前为城市备用水源进行打井,仅仅一口井的成本约为60万元至70万元,如果加上日常的检修维护和人工支出,年均费用大体在百万元左右。不仅如此,城市饮用水源地保护工程建设还包括:水质监测和应急系统建设、水工程生态调度系统建设、生态屏障建设、排污口整治、水源地保护区建设等。

  此外,针对目前在国家层面上,缺乏各相关部门协调一致的饮用水安全应急机制,王浩院士建议,应尽早完善我国突发性水污染事件的应急体系,包括突发性污染事故隐患调查和脆弱性评价、应急管理机构、相关法律法规、应急监测系统、应急处理方法以及应急供水预案、事故损失评估等。

  王浩说,还应以水功能区为基本管理单元,以污染物总量控制为基础,以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管理和保护为核心,发布全国重要饮用水水源地名录,切实加强入河排污口管理,制定水源地保护区管理制度,加强信息共享。


 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 
购物车(0)    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